现代西方心灵哲学|心灵哲学、哲学心理学与心理学哲学

心灵哲学是在哲学的分化和有关科学的一体化过程中产生的一门哲学分支学科。其研究领域主要有:心理现象的本质规定性,心与身或心理与物理的相互关系,心理学语词的意义源泉和定义方法,心理现象认识的可能性根据、途径与方法,心理现象的范围、种类及其区分标准,心理现象不同于非心理现象的独特标志(意识、意向性、感受性质)等。在西文中,表示“心灵哲学”的英文是philosophy of mind, 法文是philosophie d'espirt, 德文为philosophie desgeistes 。在汉语中,除了像我们这样将其译为心灵哲学,还有译为心的哲学、心智哲学、精神哲学的。这些译法虽然都从特定的方面抓住了这门分支学科的某一或某些方面的内容和特征,但如果不加以特别的说明,是很难让人通过这些词的字面意义把握住这门学科的研究对象、范围界限、主要内容、实质特征以及在哲学体系中的层次与地位的。我们这里之所以采取“心灵哲学”的译法,是因为“心灵”一词尽管很含糊,且给人以某种神秘的感觉,但很宽泛,不仅可以用它表示各种心理现象,包括带有智慧特性的高级心理现象,而且在必要的时侯如在介绍唯心主义和二元论的有关思想时,可以用它表示作为心理现象之主体或支托或支撑物的心灵、灵魂或精神实体。因此“心灵”一词可以表达mind 一词所表示的内容,即一切心理现象以及作为其主体、支托的东西,“心灵哲学”一词可以囊括西方哲学家们在philosophy of mind 这一领域所做的工作和所形成的思想。在这个意义上, “心灵”与“心”是同义的。将mind 译为“心”也许更为恰当一些,但由于在汉语中,单字不成词,且念起来不上口,故将philosophy of mind 译为心灵哲学。

在西文中,除了以philosophy of mind 这样的术语表示对心理现象作哲学探讨的这门分支学科外,还有称之为哲学心理学(philosophical psychology) 和心理学哲学(philosophy of psychology) 的。这两个概念与“心灵哲学”一词大同小异。正因为如此,许多人用”或者”(or) 将它们连用,如马哥利斯(J. Margolis) 在《心理学哲学》一书中说:“在英国哲学界,人们一般将这门学问称之为心灵哲学或哲学心理学。飞)特赫曼(J. Teichman) 在《哲学与心灵》一书中也说:“本书的目的就是说阴发生在1945 年以后的哲学心理或心灵哲学的主要发展。此外也有将“心灵哲学”与“心理学哲学”当做同义词使用的,如“第九届国际维特根斯坦专题讨论会”记录汇编的标题就是《心灵哲学.心理学哲学》(奥地利, 1984 年英德文本)。再如同样是维特根斯坦的对心理学概念的哲学探讨,有的人称之为“维特根斯坦的心灵哲学”,有的人称之为“维特根斯坦的心理学哲学”。不过,也有人有不同的看法。他们尽管在心灵哲学与哲学心理学之间没有作出什么区别,但在心灵哲学与心理学哲学之间划出了阴确的界线,认为心理学哲学即使不放弃或排除对心理现象的哲学探讨,但它更为关注的是:对作为具体经验科学的心理学(包括当今的认知心理学)的成果的哲学概括与总结,对其中所产生的哲学问题的探索,对心理学尤其是常用的心理概念的哲学反思与批判。

有鉴于此,有的论者如马哥利斯不仅强调心灵哲学与心理学哲学的区别,而且强调心理学哲学是否定英美传统的心灵哲学的一股新思潮。他认为:英美心灵哲学一直受着笛卡尔二元论传统的影响,有许多不尽如人意之处。其最新发展依然与笛卡尔有关。例如最近40 年来最有影响、最有价值、最值得一提的成就即赖尔的《心的概念》、H. 费格尔的《“心理的东西”与“物理的东西”》都得益于笛卡尔,他们主要集中思考笛卡尔学说的这一方面或那一方面。这就是说,直到最近,哲学的沉思不太注意有关经验科学的细致研究或这些学科以其特有的方法提出的概念争论,心灵哲学只用最草率的方式讨论入的存在的生物的、文化的、历史的、概念的甚至语言的特征。而20 世纪50 年代末产生的心理学哲学则密切关注心理学,尤其是认知心理学、计算机科学、人工智能的最新进展。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心理学哲学是哲学与有关具体学科合流或"一体化”的产物。它的独特之处在于强调:哲学探讨主要是从有关的经验学科的详细研究中引出它的间题。这些学科有:生物学、神经生理学、心理学、心理物理学、语言学、历史学、信息科学、社会学、人类学、医学、心理分析,甚至文艺批评。同时,心理学在对人的认知的本质的理解中的作用受到了更大的重视。所有有关的学科发现了它们会聚的兴趣点,即改造传统的看待心理的概念图式。马哥利斯还认为:这股新的哲学思潮与有关科学很接近。在这里,关于概念争论的纯哲学观点与对有关经验科学的沉思之间的界限还很难区分。由于心理学哲学的背景和基础方面的这些特点,其研究的重心与传统的英美心灵哲学相比也有一些变化。它主要研究下述问题:( 1) 人与动物的认知能力的差异。(2) 人工智能和机器模拟智能的前景。(3) 以生物学和心理学术语分析人的语言能力。(4) 思维、记忆、知觉、抽象、学习等的心理物理过程。{5) 人的存在的文化和历史条件的复杂性。(6) 个人和社会的关系等等。

从理论内容上来说,马哥利斯认为:新生的心理学哲学最有影响、最有争议和最有前途的理论是还原唯物主义、行为主义、功能主义和认知主义。它们内容迥异,但有共同的倾向,其思想深处蕴含着与传统探讨相背离的精神,主要表现在: ( 1) 试团避免二元论,因为二元论被认为与经验科学格格不人。同时,反对任何形式的本质主义,强调心理的东西的独特之处在于它们是有认知状态的系统的能力。(2) 把科学当做由具有统一性的科学纲领推进的模式的辩证张力。(3) 主张心理学作为科学有其相对的自主性。不过,马哥利斯也认为:尽管心理学哲学与受笛卡尔传统影响的英美心灵哲学有这些不同,但也有联系和结合点。最明显的就是:它们都是对心理现象的哲学探讨。区别只在于:各自的科学基础、所依据的材料、所用的方法,以及所得出的结论有一些不同罢了。夏皮罗(L. A. Shapiro) 也强调不能把心理学哲学与心灵哲学混为一谈,但具体论证略有不同,有些看法也有一定的道理。他认为:心理学哲学在哲学的分类体系中与生物学哲学、物理学哲学等处在同样的地位和层次。正如不能把物理学哲学等同于关于物质事物的自然哲学一样,也不能把心理学哲学等同于关千心灵本质的心灵哲学。前者的主要任务和独特的标志不是去回答关于心灵本质的哲学本体论问题,而是让自己关注从心理学理论和实践中产生的哲学争论,并对心理学的观点、方法、假定作出哲学的反思,用哲学的眼光探讨心理学。当然,这不是说,心理学哲学对于人类从哲学上认识、理解心灵无所作为。正像物理学哲学可以帮助解决形而上学问题一样,心理学哲学也可以为心灵哲学提供资料。

笔者认为:马哥利斯等人所述的这种心理学哲学,实际上是狭义的心理学哲学,指的是当代西方心灵哲学(即广义的心理学哲学)中的、关心和重视认知心理学等新学科的、与传统的心灵哲学有一定区别的一种新思潮,仍属于当代西方心灵哲学的百花园中的花朵,或者说是心灵哲学中的一个研究领域或组成部分。除此之外,还有广义的心理学哲学。它不仅要对心理学的理论、实践,尤其是高层次的问题作出哲学反思,而且要对心理现象的范围、种类、独特标志、本质特征、心身问题、日常心理语词的意义等间题作出分析和探讨。维特根斯坦等人的心理学哲学正是如此。如果像夏皮罗那样规定心理学哲学,那么维特根斯坦这样被公认为现代心理学哲学的奠基人,以及他的大量的经典的心理学哲学论著如《关于心理学哲学的评论》、《关于心理学哲学的最后作品》等,都将被拒之千心理学哲学门外。因为他的工作及著作很少或几乎没有涉及夏皮罗所说的心理学哲学的任务。因此,我们一方面要注意那些关心重视心理学的心灵哲学思潮及其独特性,另一方面又不能把它们与整个西方心灵哲学的发展割裂开来。总之,心灵哲学或广义的心理学哲学内容极为丰富,学派众多,方法论和科学基础迥异,理论、学说五花八门。因此在这本名为“心灵哲学探究”的书中,我们将把J. 马哥利斯所说的那些“心理学哲学理论”,如功能主义、还原论、认知主义等作为心灵哲学的理论加以“采摘”和评介。

——高新民、沈学君《现代西方心灵哲学》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