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回家送了爷爷

忙完爷爷的丧事回长沙两天了,那几天又是熬夜又是下雨,回来都补了几觉了,好像还是提不起精神,想要写点啥,好像也没有太多可写的。

对已故的亲人,总想多留一些回忆,在奔丧回家的飞机上,我在努力回忆,但是爷爷在我印象中似乎一直是吃完饭躺在炕上听大家聊天的形象。最近的记忆只有今年过年的时候匆匆去回了趟老家,给他们俩做了一顿面吃了,没成想就是最后一面了。

不过,那天吃完饭,不知什么缘故,爷爷跟我说了很多话。说的最多的就是“现在的社会好的很”,作为一个在建国前出生的人,见证了一切,应该是毫无遗憾地离开了这个世界。很早之前心里就知道,老人都是见一面少一面,所以大家都平常地接受了去世的事实。

那天,跟他问了很多年轻时候的事情,甚至小时候刚解放的情形。后来他还跟我讲了一个故事,说两个人要去一个地方,就有人说“慢慢走能走到,紧走走不到”,有个人不信,“明明紧走就很快能到”,结果走太快反而绕了远路,只有慢慢走的那个稳妥地到了,人生至理。没有太精彩的情节,但是很多的大道都藏在简简单单的故事当中。这也是83岁的他能给孙子最后的人生嘱咐。

我急忙掏出手机记了下来……

/uploads/article/20210518/3aaee489c6b6054f58918d6a07235d23.png

慢慢走,总能走到,一生受用。

每到这种时候,我就很真切地感叹人的有限,总要走到这一刻的,但是我们谁也不知道死亡到底什么时候到来。跟死亡相比,一切皆可抛。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