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哲学史笔记】笛卡尔“我思故我在”

笛卡尔认为,虽然我们可以对一切存在物进行怀疑,但有一样东西却是不可怀疑的,即“我在怀疑”本身。同时,怀疑活动要有一个怀疑的主体,“我”就是怀疑活动的主体;这样,由于想到我在怀疑,可以确定地知道作为怀疑主体的“我”是存在的。由此,他得出一个结论,“我思故我在”。这个命题有两个部分:“我思”与“我在”。

1、“我思”指思想活动,包括一切意识活动,不管是理性的,还是感性的,或是情感的;“我思”是没有内容的纯粹活动,如果它是有具体内容和对象的思想,那么它就是可以怀疑的。
“我思”和“我在”的“我”是同一个实体,“我思故我在”中的“故”表示的不是两个实体之间的因果关系,而是本质与实体之间的必然联系。“我思”是该实体的本质,“我在”是该实体的存在。笛卡尔说,人们只能通过属性来认识实体,每一个实体都有一个特殊属性,这就是它的本质。从自我的思想活动,可以得到自我必然存在的结论,就是说,“自我”是这样一个实体,“这个实体的全部本质或本性只是思想”。

2、笛卡尔在这里所说的“我”是只一个思想的主体。他解释道:“严格地说,我只是一个在思想的东西,也就是说,我只是一个心灵、一个理智或一个理性。”这个“我”是超越形体的,因为“我”完全可以想象自己没有形体、不能摄取营养和走路,但是却无论如何也不能想象“我”没有思想。思想是“我”的一种本质属性,“我”思想多久,就存在多久,“我”只要一停止思想,自身也就不复存在了。笛卡尔把思维的“我”确立为哲学的绝对起点,表现了近代哲学中自我意识的觉醒。

“我思故我在”是笛卡尔哲学的第一原理,他正是以此作为根基而建立起整个形而上学体系的。但“我思故我在”原理本身却不是逻辑推理的结论,而是建立在内在反省的自我经验之上的,是一种直觉活动的结果。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