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哲学史笔记】康德是如何提出认识论的总问题的

康德在《纯粹理性批判》一书中,提出了认识论的核心问题,即所谓“先天综合判断如何可能的问题”。

在他看来,一切认识都基于判断,因为单个的表象或概念是无所谓真假的,只有把两个表象或概念联结起来形成一个判断(如“这朵花是红的”),才有真假问题,才构成知识。但判断本身有三种类型:

(1)先天分析判断,如“物体是有广延的”,这种判断的谓词已经包含在主词之中,只是在判断中被明确的说出来、分析出来而已;

(2)后天综合判断,如“物体是有重量的”,这种判断的谓词并不包含在主词中(因物体在太空中是无重量的),是在判断中被加到主词上的,一切偶然经验性的判断都属于此列;

(3)先天综合判断,如“一切发生的事都是有原因的”,谓词“有原因的”并没有包含在主词“一切发生的事”中,但这一判断却不是偶然的,而是具有先天的必然性。在这三种判断中,惟有先天综合判断,既能拓展我们的知识,又具有普遍必然性,它才是最终使我们能够不断地获得新的可靠地科学知识的根据。

在康德看来,先天综合判断可分为三类:一类是数学命题,如7+5=12,在康德看来并不像人们所说的那样是先天分析命题,而是先天综合命题,因为无论如何分析5+7的意义,也得不出12这个数;一类是自然科学的基本命题,如“在物质的一切变化中物质的量保持不变”,也是先天综合命题,因为“不变”的概念并不包含在“物质的量”的概念里;一类是形而上学的命题,过去的形而上学都失败了,但凡有形而上学“自然倾向”处,也都在致力于先天综合命题的寻求,如证明“世界有一个开端”等;显然,未来有可能作为科学的形而上学也必然要以某种先天综合判断为基础。

通过以上层次的划分,“先天综合判断何以可能”的问题被划分为四个问题:

(1)纯粹数学如何可能?

(2)纯粹自然科学如何可能?

(3)形而上学作为自然倾向如何可能?

(4)形而上学作为科学如何可能?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