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新民|程先华 应重视当代西方心灵哲学的研究

高新民,男,1957年3月生,湖北武汉人。华中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华中师范大学心灵与认知研究中心主任。

当代西方心灵哲学(philosophy of mind)或者说哲学心理学(philosophical psy-chology)、心理学哲学(psychological philosophy )是在传统哲学的心身问题研究的基础上产生出来的一门哲学分支学科。开始,人们关心的主要是心理现象的本质及其与大脑、身体的关系以及其他派生问题,如心理学与物理学(生理学),心理语言、概念与物理语言、概念的关系问题。最近,研究主要集中在各种具体心理现象、心理概念的分析上,集中在这些现象出现于心理解释模式的方式以及各种心理解释模式如民众心理学(folk psychology)、神经科学等的关系上。

由于各心灵哲学家所处的国度、文化背景以及所属的哲学派别的不同,尤其是知识结构、兴趣爱好上的差异,各人所用的方法、所强调的角度以及所形成的理论不尽相同。不过,从总体上看,又存在一些共同的倾向。例如,英美分析哲学家尤其是宠爱日常语言分析的哲学家,一般都把语言分析当作是心灵哲学的基础和根本方法,认为心灵哲学的任务不是提供新的知识,而是对有关的心理概念进行语言分析;心灵哲学的功能不是解释、预言,而是通过达到完全的明晰性使传统的问题完全消失。由上所决定,他们在研究心灵哲学时所做的具体工作就是对心理词汇作繁琐细致的分析。通过分析所得的是一些否定性的结论,如认为不存在非物质的精神实体,没有独立于生理过程的心理过程,因而也没有心与身、心理与生理的关系问题。

尽管各人各派所研究的心灵哲学在方法、角度、侧重点和内容等方面有很大的差异,但我们仍可以说,当代西方心灵哲学的中心是清楚明确的。概括地说,有如下几类问题。

第一,本体论问题——心身或心物问题,即心理的东西(the mental)的本质以及与身体的相互关系问题。具体地说,它包含这样一些子问题:人有没有“心”(mind),有没有民众心理学所说的那些现象如相信、愿望、思维、情绪、意志等?如果有,它们的结构、形态和本质是什么?是独立存在的实体、现象,还是可还原为物理实在、现象的东西?心理的东西与生理的东西之间是什么关系?能否相互作用?如果能,怎样相互作用?心灵、心理的东西在肉体死亡之后能否续存?心理学理论与生理学理论、民众心理学与神经科学之间是什么关系?前者有无自主性?最终会不会被还原为、归并为后者?会不会像民众物理学、民众化学那样被淘汰或取消?如果前者能还原为后者,那么还原的根据是什么?

第二,认识论问题,有两个特别令人困惑的子问题。他心知问题。如果我们相信“我”以外还存在有“他心”,那么如何予以证明?从认识上说,我们能否认识自己以外的、他人的心灵或心理活动、过程、事件和状态?如能认识,是怎样认识的?其基础、根据、过程是什么?内省与自我意识问题,即有意识的存在是怎样得到关于自己的思想、情感、信念、愿望等的直接知识的?这种知识如何可能,有什么价值?内省能不能作为认识自己心理的方式和途径?如果能,内省又是怎样进行的?怎样回答“意识流”之类的责难?如果不能,人又是怎样得到关于自我的意识的?

第三,语义学问题,即日常心理概念的意义问题。它包括:我们通常关于心理状态的常识术语在什么地方获得它们的意义?我们运用于我们自己和其他有意识、有智能的造物的那些心理概念的恰当定义是什么?对它们可作出什么样的分析?

第四,心理现象学问题,即诸心理现象的分类、表现形式与本质问题。主要包括:心理现象的表现有哪些?如何给它们分类?传统的“知情意”三分法是否合理?如果按三分法,信念、期望、后悔等应包括在哪一类?诸心理表现形式的关系和本质是什么?④心理现象的基质或主体是什么?是人、身体、大脑、心灵、精神实体?

第五,超心理学(parapsychology)问题。超心理学或特异现象学(psiology)是以超感官知觉(如遥视、透视、思维传感等)和心灵致动(如意念拨表、意念断物、意念搬运等)这类特异心理现象为对象的学科。心灵哲学作为以心理现象及其本质为对象的哲学分支不可避免地要反思批判超心理学,必然要思考这样一些问题:特异心理学是否存在?若否认其存在,其根据是什么?怎样解释日常生活中常发生的那些现象?如果特异心理现象是真实存在的,那又应作什么样的解释?是否应在充分考虑特异心理现象的基础上重新规定心理、精神之类的概念?

最后一类问题是方法论问题,即建立心灵哲学所应遵循的行之有效的研究方案或方法论是什么?是传统的思辨方法还是语言分析方法?抑或是科学的方法或从有关科学中移植过来的方法?哲学的方法和科学的方法能否在心灵哲学中并存或结合?其次,心灵哲学把什么样的材料当成是合理的、有用的?是内省的材料、行为,还是神经生理学所提供的材料?还是认知心理学、计算机模拟和人工智能研究所提供的材料?

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意识论,就其对心理的本质、心理与大脑的关系问题作出了鲜明的回答而言,可以说是一种心灵哲学理论。由于借助了唯物辩证法和唯物史观这两个锐利武器,因而既继承了以前的有关理论中的精华,又超越于旧理论之上。马克思主义的生命力在于它的运动和发展,而且历史和现实也提出了发展马克思主义意识论的客观的、紧迫的要求。

首先,最近几十年来,与心理、意识现象有关的具体科学如心理学、生理学得到了很大的发展,而且还诞生了像认知科学、神经科学、计算机科学这样一些新兴的部门。它们提供了大量极有价值的、极为丰富的材料,其中有些还需要进一步研究和解释,这些无疑要求我们站在当代有关自然科学成果的基础上去思考和回答心灵哲学的一系列问题。其次,在有关科学诸如认知科学、计算机科学和神经科学等的推动下,西方心灵哲学研究的问题、范围大大拓展了,认识的水平大大深化和提高了。例如各种形式的功能主义、各种形式的同一理论就颇值得我们认真研究、深入思考。第三,由于认识的拓展和深化,当今心灵哲学提出和探讨的问题有许多是经典作家在创立自己的理论的过程时所未曾触及的,有些哲学家为此独出心裁地提出了一些奇特的理论。这些不仅是当代西方的心灵哲学家关注和争论的中心或焦点,而且对于马克思主义意识论来说也是不可回避、亟待解决的问题。

应当指出,当代西方心灵哲学的著名难题、激进观点以及向马克思主义意识论所提出的挑战远不止这些,还有待于更进一步的了解和研究。要使马克思主义意识论得到坚持和发展,当务之急就是研究和回答当代西方心灵哲学所提出的挑战。从辩证法的观点来看,对立、挑战本身不一定是坏事,在一定的意义下,可以说是发展马克思主义意识论的良好契机。因为新的问题本身就是新的发展、新的理论诞生的前提和条件。如果我们在此基础上,认真总结概括当代有关自然科学的最新成果,吸收、改造、利用当代西方心灵哲学的合理的积极的思想因素,我们就一定能将马克思主义意识论推进到一个新的水平。

0 个评论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