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

一文

原创文章发布,文艺汇聚地
一书

一书

阅读优秀书籍,良心推荐
一人

一人

一人一事,写下她/他们的故事
一问

一问

问答交流,阅读和写作的乐趣

一个奇葩不是傻逼

一文普贤大鸿胪 发表了文章 • 2 个评论 • 226 次浏览 • 2015-12-08 23:43 • 来自相关话题

团长的大学跟我的大学一样,都是腐烂山学院,但我的大学比较操蛋。进大学校门的时候就失望得骂傻逼学校。但小毛子不一样。他是寝室第一个到的,虽然我是寝室第一个注册的,而且分配到了106一号床。诡异的是进门就发现二号床上就已经有东西在了。刚刚入学,野性活泼都没放的开,耗子也好,毛子也好,比杨远都矜持。白天是看不见小毛子的,晚上熄灯的时候我的上床就会有规律的抖动。只到听到一声长长的呼气声,才会停止。
  那一天,我请小毛子在食堂吃饭,特意点了饭腰花,用筷子指着腰花,让他多吃。小毛子嘿嘿的笑,搓了搓手,拿起筷子,沾着盐放入了口中,他的吃法总是这么古怪,吃苹果还会沾着辣椒粉吃,我跟他讲,要勤洗手,不然我的床杆上都会有生命残留。嗯,对,他就是我上床。学校虽然小,但是隐蔽的地方比较多,小毛子喜欢像提莫,像侦察兵一样随时侦查情况,他要是成功当兵,绝对是非常优秀的侦察兵。
  有一天,他神秘兮兮的拉我去三教旁的小竹林以为他有了考古大发现改变腐烂山的命运。确实有了非常惊奇的发现,在石板凳旁边有几个红红绿绿的小包装袋,上面写着几个外文字母. d. u. r. e. x. 所以我和小毛子待在一处隐蔽地方,决心要找到那花花绿绿的包装袋的主人,夏蚊成雷,浑身被蚊子都叮红了,依然没有动摇我们破案的决心。我觉得我们应该有黄继光,邱少云一样的伟大,但是他们都牺牲了。。我们终究干不过蚊子,也没有等到嫌犯,没坚持下去固然可耻,但是我们保住了性命,保住了性命,也就有成功破案的一天。
  不仅仅是三教旁的小竹林,小毛子经过详细侦查和地毯式搜索,在小叶亭,情人坡,老虎岭都有重大发现,经过仔细勘察,我们把目标锁定在了老虎岭上,因为老虎岭上花花绿绿的包装袋尤其多。每天专业课后,小毛子就会拉着我去老虎岭继续勘察,会仔细指给我,哪一个是之前的,哪一个是新留下的。每天白天和晚上探查两次,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小毛子,他想碰到一次实时操作状况。很遗憾,从没发现过,不知道是不是我们不专业,还是他们掩护的号。但是我们有一个大发现!我们在山下发现了几株橘子树,几株柿子树。这真是一个大发现,以至于让我们开心了很久,他的兴趣不再是花花绿绿的包装袋而是那几株我们发现的涩涩的山柿子。
  学校不仅仅是有山柿子的,虽然学校并不是很大。三教旁,体育馆外有杨梅,实验楼旁有石榴、柚子。一食堂后面的坡上有橘子、枇杷,净园17/18栋前陡坡上有几株覆盆子。这个时候小毛子的心态是整个大学最积极向上的。 查看全部
团长的大学跟我的大学一样,都是腐烂山学院,但我的大学比较操蛋。进大学校门的时候就失望得骂傻逼学校。但小毛子不一样。他是寝室第一个到的,虽然我是寝室第一个注册的,而且分配到了106一号床。诡异的是进门就发现二号床上就已经有东西在了。刚刚入学,野性活泼都没放的开,耗子也好,毛子也好,比杨远都矜持。白天是看不见小毛子的,晚上熄灯的时候我的上床就会有规律的抖动。只到听到一声长长的呼气声,才会停止。
  那一天,我请小毛子在食堂吃饭,特意点了饭腰花,用筷子指着腰花,让他多吃。小毛子嘿嘿的笑,搓了搓手,拿起筷子,沾着盐放入了口中,他的吃法总是这么古怪,吃苹果还会沾着辣椒粉吃,我跟他讲,要勤洗手,不然我的床杆上都会有生命残留。嗯,对,他就是我上床。学校虽然小,但是隐蔽的地方比较多,小毛子喜欢像提莫,像侦察兵一样随时侦查情况,他要是成功当兵,绝对是非常优秀的侦察兵。
  有一天,他神秘兮兮的拉我去三教旁的小竹林以为他有了考古大发现改变腐烂山的命运。确实有了非常惊奇的发现,在石板凳旁边有几个红红绿绿的小包装袋,上面写着几个外文字母. d. u. r. e. x. 所以我和小毛子待在一处隐蔽地方,决心要找到那花花绿绿的包装袋的主人,夏蚊成雷,浑身被蚊子都叮红了,依然没有动摇我们破案的决心。我觉得我们应该有黄继光,邱少云一样的伟大,但是他们都牺牲了。。我们终究干不过蚊子,也没有等到嫌犯,没坚持下去固然可耻,但是我们保住了性命,保住了性命,也就有成功破案的一天。
  不仅仅是三教旁的小竹林,小毛子经过详细侦查和地毯式搜索,在小叶亭,情人坡,老虎岭都有重大发现,经过仔细勘察,我们把目标锁定在了老虎岭上,因为老虎岭上花花绿绿的包装袋尤其多。每天专业课后,小毛子就会拉着我去老虎岭继续勘察,会仔细指给我,哪一个是之前的,哪一个是新留下的。每天白天和晚上探查两次,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小毛子,他想碰到一次实时操作状况。很遗憾,从没发现过,不知道是不是我们不专业,还是他们掩护的号。但是我们有一个大发现!我们在山下发现了几株橘子树,几株柿子树。这真是一个大发现,以至于让我们开心了很久,他的兴趣不再是花花绿绿的包装袋而是那几株我们发现的涩涩的山柿子。
  学校不仅仅是有山柿子的,虽然学校并不是很大。三教旁,体育馆外有杨梅,实验楼旁有石榴、柚子。一食堂后面的坡上有橘子、枇杷,净园17/18栋前陡坡上有几株覆盆子。这个时候小毛子的心态是整个大学最积极向上的。

这个二货哪里见过

一文冒牌老外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178 次浏览 • 2015-11-02 23:08 • 来自相关话题

从不怀疑你较真的脾气 
叹气并不是无聊 
动动纯情的眉毛 
用几块冰会不会冻掉
一次次浪费着流量
发萌照 
也会想到你
不刷牙的外表 
你的技巧 只是从树上
放下来的圈套 
                2015-08-02
从不怀疑你较真的脾气 
叹气并不是无聊 
动动纯情的眉毛 
用几块冰会不会冻掉
一次次浪费着流量
发萌照 
也会想到你
不刷牙的外表 
你的技巧 只是从树上
放下来的圈套 
                2015-08-02

有个吃货叫李新蕾

一文冒牌老外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190 次浏览 • 2015-11-02 23:07 • 来自相关话题

你问我什么是

酱油的生活

我送你一坨李新蕾

他曾经历过辣椒的洗礼

也曾跑调过许多短歌

李新蕾的生活就是这样

没苦没乐只有吃

李新蕾的生活就是这样

没苦没乐只有吃

                            2013.8.26
你问我什么是

酱油的生活

我送你一坨李新蕾

他曾经历过辣椒的洗礼

也曾跑调过许多短歌

李新蕾的生活就是这样

没苦没乐只有吃

李新蕾的生活就是这样

没苦没乐只有吃

                            2013.8.26

如何使用手机版发表文章?

一文admin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245 次浏览 • 2015-08-20 09:34 • 来自相关话题

手机版点击发起时默认是发起问题。
专栏作者如何使用手机发表文章,而不是把文章发成问题呢?
手机版的话点底部的【访问桌面版网站】,进入到桌面版的手机界面:





 
点导航栏发起就看到可以选择发起文章了





 
然后就可以使用文章发表功能了。





 
  查看全部
手机版点击发起时默认是发起问题。
专栏作者如何使用手机发表文章,而不是把文章发成问题呢?
手机版的话点底部的【访问桌面版网站】,进入到桌面版的手机界面:

超级截屏_20150820_092831.png

 
点导航栏发起就看到可以选择发起文章了

超级截屏_20150820_092906.png

 
然后就可以使用文章发表功能了。

超级截屏_20150820_092931.png

 
 

【胡说八道】深夜不能眠

一文藤枕一方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321 次浏览 • 2015-07-17 00:24 • 来自相关话题

我一直深信口误说出的是真心话,无意识的动作和神态流露的是内心真实想法。更何况还不只是无意,是毫不掩饰。
我只能痛心疾首,苦苦挣扎。当我开始犹豫,开始反思,开始衡量,那被我衡量的这件事肯定做不成了。所以我知道,一旦你也开始犹豫,不知怎么抉择,两颗糖你只能挑一颗,你左右徘徊。那么不管经过你犹豫抉择之后的是不是我,我都不会幸福了。我心里明晰地知道这一点,但总舍不得离开,就像一次一次戒烟的老烟鬼。偶尔对自己失望透顶,想做到可以做到的做不到。
偶尔心里会充满了恨意,恨不得拉着一脚踹进地狱,永世不得翻身才好。但心中立马惊醒,反省我自己,不对不对,仇恨会蒙蔽双眼,心中充满了恨意的人自己也不会得到快乐。对方的好坏跟自己没有任何联系才是最好的。但是道理都懂,却不一定能做到。我恨痴心错付,如果你也爱我,那为什么欺骗我?如果你不爱我,看在我对你痴心一片的份上,你又何苦要害了我?
过路的人一看,呵,活脱脱一个怨妇模样,摇摇头便走了。我只能呆在原地,什么都想不起。
其实是有好的时候的。
那时候什么都还没有发生,晚上闭上眼睛三分钟就能睡着等第二天起床被姐姐笑做是猪,有时看到小说男女主悲惨结局掉泪,但抬起头看看真实的周围,心情又能立马晴朗。偶尔念念酸不拉几的情诗,心跟着诗人荡漾,恨不得化身诗人思念的那人,但又惆怅着那姑娘肯定长得倾国倾城,不能倾国倾城那就一定才华横溢,她的嬉笑怒骂一举一动,不是风情万种那就肯定精灵古怪。
那时候的我曾骄傲地对我的伙伴说,我如果爱一个人啊,那我一定不放手,哪怕是堵墙,我也要狠狠撞上去,撞得后退三步才肯罢休。
你是不是傻,那不疼死了。
那时候的我不回答,在心里得意地想,如果真的是爱人,哪里会让我撞上去,又哪里会舍得我疼?
而我如今已经撞得头破血流,只愿意快快回家包扎伤口,躲在被子里安安稳稳地睡一觉,把什么都忘了。等到伤口结了痂,重新站起来,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查看全部
我一直深信口误说出的是真心话,无意识的动作和神态流露的是内心真实想法。更何况还不只是无意,是毫不掩饰。
我只能痛心疾首,苦苦挣扎。当我开始犹豫,开始反思,开始衡量,那被我衡量的这件事肯定做不成了。所以我知道,一旦你也开始犹豫,不知怎么抉择,两颗糖你只能挑一颗,你左右徘徊。那么不管经过你犹豫抉择之后的是不是我,我都不会幸福了。我心里明晰地知道这一点,但总舍不得离开,就像一次一次戒烟的老烟鬼。偶尔对自己失望透顶,想做到可以做到的做不到。
偶尔心里会充满了恨意,恨不得拉着一脚踹进地狱,永世不得翻身才好。但心中立马惊醒,反省我自己,不对不对,仇恨会蒙蔽双眼,心中充满了恨意的人自己也不会得到快乐。对方的好坏跟自己没有任何联系才是最好的。但是道理都懂,却不一定能做到。我恨痴心错付,如果你也爱我,那为什么欺骗我?如果你不爱我,看在我对你痴心一片的份上,你又何苦要害了我?
过路的人一看,呵,活脱脱一个怨妇模样,摇摇头便走了。我只能呆在原地,什么都想不起。
其实是有好的时候的。
那时候什么都还没有发生,晚上闭上眼睛三分钟就能睡着等第二天起床被姐姐笑做是猪,有时看到小说男女主悲惨结局掉泪,但抬起头看看真实的周围,心情又能立马晴朗。偶尔念念酸不拉几的情诗,心跟着诗人荡漾,恨不得化身诗人思念的那人,但又惆怅着那姑娘肯定长得倾国倾城,不能倾国倾城那就一定才华横溢,她的嬉笑怒骂一举一动,不是风情万种那就肯定精灵古怪。
那时候的我曾骄傲地对我的伙伴说,我如果爱一个人啊,那我一定不放手,哪怕是堵墙,我也要狠狠撞上去,撞得后退三步才肯罢休。
你是不是傻,那不疼死了。
那时候的我不回答,在心里得意地想,如果真的是爱人,哪里会让我撞上去,又哪里会舍得我疼?
而我如今已经撞得头破血流,只愿意快快回家包扎伤口,躲在被子里安安稳稳地睡一觉,把什么都忘了。等到伤口结了痂,重新站起来,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国学小感

一文书香子虚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335 次浏览 • 2015-07-15 21:22 • 来自相关话题

一晃末学学习国学也一年有余了,然谈及国学是什么,余不敢谈。末学以心交友,以心体国学。遂有自己的一番国学之感念。余以为国学乃仁之学问,何为仁?孔老夫子有言:行有不得反求诸己。而末学之见,国学之基础应当是培养仁人之心。而何可谈及为仁人之心呢?对待他人应当心交,国学当一家亲,而不应当是勾心斗角之学。余在社团一年,对社员以亲待之。有缘入得国学社团,从此走在国学路。每日晨读,让我养成早起之风,且让自己的品性得以修炼。晨读过了一段时间,有次读毕,神清气爽。周日义工,和孩子们一起学习,辅助老师教学,让余得以锻炼与学习。当看到孩子们背诵《弟子规》、《大学》熟练,也使余等加快修学进度。求学乃余好学之途径,初入秋浦,甚是喜爱,从山长之学,修得以一正二之法,看待世间之物,余便更加清晰。机会难得,亲见大师和师兄康康,余甚是感恩学姐社长,结交正义之学者是余心志。末学虽不才,但仍爱好与有才之士谈天说地,论证国学。末学子虚浅陋见解,共勉! 查看全部
一晃末学学习国学也一年有余了,然谈及国学是什么,余不敢谈。末学以心交友,以心体国学。遂有自己的一番国学之感念。余以为国学乃仁之学问,何为仁?孔老夫子有言:行有不得反求诸己。而末学之见,国学之基础应当是培养仁人之心。而何可谈及为仁人之心呢?对待他人应当心交,国学当一家亲,而不应当是勾心斗角之学。余在社团一年,对社员以亲待之。有缘入得国学社团,从此走在国学路。每日晨读,让我养成早起之风,且让自己的品性得以修炼。晨读过了一段时间,有次读毕,神清气爽。周日义工,和孩子们一起学习,辅助老师教学,让余得以锻炼与学习。当看到孩子们背诵《弟子规》、《大学》熟练,也使余等加快修学进度。求学乃余好学之途径,初入秋浦,甚是喜爱,从山长之学,修得以一正二之法,看待世间之物,余便更加清晰。机会难得,亲见大师和师兄康康,余甚是感恩学姐社长,结交正义之学者是余心志。末学虽不才,但仍爱好与有才之士谈天说地,论证国学。末学子虚浅陋见解,共勉!

是否应该去容忍差异?

一文Ray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323 次浏览 • 2015-07-07 01:52 • 来自相关话题

  大学这个平台所能接触到的人是以往求学平台的人数的总和,这是被称为“小社会”的大学的重要特点。在大学里,我们每个人或多或少会都能够拥有一些圈层,而大家对圈子的理解和经营方式不尽相同。
  我有时认为,有才华未必是一件好事情,因为拥有才华的同时意味着将承担更多的误解,如有的人会认为你恃才傲物,而且才华本身是易碎的,它往往面临严酷的考验。无论你是否是一个才华横溢的人,都需要拥有能够发挥自己才能的机会,我们会习惯性地认为,才华横溢的人的机会往往更多,事实或许如此,但不容我们否认的是,确实普遍存在“英雄无用武之地”的现状,甚至我们在说一个人有才华的时候,会在潜意识里加入一些对有才华者的定论,如清高、孤傲,不食人间烟火,甚至自负,目中无人。
  究其原因,很重要的一点是我们每一个人对差异的容忍程度不同,而才华高者往往更加不能容忍一些差异的存在,如一些很有些小才华的文艺青年,总不乏愤青思想,仿佛除了他们口中所言的文艺之外,其余都是不值得一提的。我以为文艺是一种形式,真正有智慧,深得文化修养的人,绝不会一副“众人皆浊”的思想,因此,中国最深远、最有影响力的思想是中庸思想。说的通俗一些,能够容忍差异,才能有足够的群众基础,孤芳自赏只能湮没自己,机会是广大的人民群众给的。
  我们看看自己的当下就会马上发现,自己不能容忍的差异实在是太多了,不能够接受别人的自负,不能够认同别人的能力,总认为别人的行为举止是装腔作势,强调别人的追求与自己格格不入,或者在能够稍微显示出优越感的地方将这种优越感无限放大…
  最后的结果就是,我们所不能接受的差异越多,我们排出在圈子之外的人就多,自己的群众基础就越薄弱,所能获得的机会就少,抓住的就更少。 查看全部
  大学这个平台所能接触到的人是以往求学平台的人数的总和,这是被称为“小社会”的大学的重要特点。在大学里,我们每个人或多或少会都能够拥有一些圈层,而大家对圈子的理解和经营方式不尽相同。
  我有时认为,有才华未必是一件好事情,因为拥有才华的同时意味着将承担更多的误解,如有的人会认为你恃才傲物,而且才华本身是易碎的,它往往面临严酷的考验。无论你是否是一个才华横溢的人,都需要拥有能够发挥自己才能的机会,我们会习惯性地认为,才华横溢的人的机会往往更多,事实或许如此,但不容我们否认的是,确实普遍存在“英雄无用武之地”的现状,甚至我们在说一个人有才华的时候,会在潜意识里加入一些对有才华者的定论,如清高、孤傲,不食人间烟火,甚至自负,目中无人。
  究其原因,很重要的一点是我们每一个人对差异的容忍程度不同,而才华高者往往更加不能容忍一些差异的存在,如一些很有些小才华的文艺青年,总不乏愤青思想,仿佛除了他们口中所言的文艺之外,其余都是不值得一提的。我以为文艺是一种形式,真正有智慧,深得文化修养的人,绝不会一副“众人皆浊”的思想,因此,中国最深远、最有影响力的思想是中庸思想。说的通俗一些,能够容忍差异,才能有足够的群众基础,孤芳自赏只能湮没自己,机会是广大的人民群众给的。
  我们看看自己的当下就会马上发现,自己不能容忍的差异实在是太多了,不能够接受别人的自负,不能够认同别人的能力,总认为别人的行为举止是装腔作势,强调别人的追求与自己格格不入,或者在能够稍微显示出优越感的地方将这种优越感无限放大…
  最后的结果就是,我们所不能接受的差异越多,我们排出在圈子之外的人就多,自己的群众基础就越薄弱,所能获得的机会就少,抓住的就更少。

老段

一文普贤大鸿胪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285 次浏览 • 2015-07-02 15:24 • 来自相关话题

 




    老段是我们村的一个老人,年龄将近六十。每次走到村口,晒太阳的闲散人群,都有人呼喊让老段唱个曲儿。孩童们听了也会拽着他的衣角嬉戏,老段也欣然于此。
    啊啊呀呀的一阵,村里人哄笑道:“老段你唱的这是个啥?怎么一句都听不懂?”老段作愤愤状:“你们这些乡下人哪里懂得,这是京剧,国家领导人才听这个,小老百姓是听不到的!”又有人接话到,“老段,你不也是个小老百姓吗?你哪里听得的?”老段精神头一提,开始给大家给大家说道:“当年我阿大跟着毛主席....”人群又一阵哄笑,一个年轻人抡起袖管坐在地上说:“上次你不是说是你爷爷吗?这次怎么是你爸爸了?”老段讪讪脸红的边往远处走边说:“哼,你们懂个啥!不讲了...”人群里又是一阵笑声,几个年轻人又拉他回来非要再让他学个国家主席,老段一听又来了精神,拍了拍地上的土,尘土扑了一脸,又引起人群哄笑,然后他用油油的袖子抹了把脸,依旧坐在被他拍了寸厚的土上,咳了咳嗓子,用不太流利的普通话说着:中华人民共和国.....
    老段本名是什么,早已忘记,不管大人小孩都叫他老段,只是听说他姓段,是倒插门到我们这里的,没人了解他的过去,听他说他的爸爸参加过解放战争,他似乎当年也参加了红卫兵,他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老板早就去世了。两个儿子好几年没出现过一次,他自己种着几亩地,吃着国家补助,他对此解释为吃皇粮。
    他有一个外孙,七八岁的样子,村子不是隔得很远,他经常自己跑来。老段这个时候是最高兴的时候,有一次外孙要吃果子,老段跳到别人家的园子里,听说崴了脚,第二天拄着拐一瘸一瘸的去村头晒太阳。村里人又是哄笑他,而这时老段也不反驳,只是脸红红的陪笑。
    老段种的地虽然不多,但是自从为外孙摘果子后,走起来也一瘸一拐的不方便,也难得下地。有一次,他的小外孙来帮他割麦子,老段出奇的开心。中午休息的时候为了让外孙开心,给他耍了一套镰刀,最后一个绊子收不住,扑倒了,镰刀收势不稳,割到了小孙子的腿。自此女儿再也没让小外孙来过,老段出现在村口的时间也少了,多数时候都是咳嗽着吸他的老眼袋。
    后来好久不回家,见老段的也更少了,倒是听家人说他得了场大病,几乎躺床上不出门了。 查看全部
 
老汉.jpg.jpg

    老段是我们村的一个老人,年龄将近六十。每次走到村口,晒太阳的闲散人群,都有人呼喊让老段唱个曲儿。孩童们听了也会拽着他的衣角嬉戏,老段也欣然于此。
    啊啊呀呀的一阵,村里人哄笑道:“老段你唱的这是个啥?怎么一句都听不懂?”老段作愤愤状:“你们这些乡下人哪里懂得,这是京剧,国家领导人才听这个,小老百姓是听不到的!”又有人接话到,“老段,你不也是个小老百姓吗?你哪里听得的?”老段精神头一提,开始给大家给大家说道:“当年我阿大跟着毛主席....”人群又一阵哄笑,一个年轻人抡起袖管坐在地上说:“上次你不是说是你爷爷吗?这次怎么是你爸爸了?”老段讪讪脸红的边往远处走边说:“哼,你们懂个啥!不讲了...”人群里又是一阵笑声,几个年轻人又拉他回来非要再让他学个国家主席,老段一听又来了精神,拍了拍地上的土,尘土扑了一脸,又引起人群哄笑,然后他用油油的袖子抹了把脸,依旧坐在被他拍了寸厚的土上,咳了咳嗓子,用不太流利的普通话说着:中华人民共和国.....
    老段本名是什么,早已忘记,不管大人小孩都叫他老段,只是听说他姓段,是倒插门到我们这里的,没人了解他的过去,听他说他的爸爸参加过解放战争,他似乎当年也参加了红卫兵,他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老板早就去世了。两个儿子好几年没出现过一次,他自己种着几亩地,吃着国家补助,他对此解释为吃皇粮。
    他有一个外孙,七八岁的样子,村子不是隔得很远,他经常自己跑来。老段这个时候是最高兴的时候,有一次外孙要吃果子,老段跳到别人家的园子里,听说崴了脚,第二天拄着拐一瘸一瘸的去村头晒太阳。村里人又是哄笑他,而这时老段也不反驳,只是脸红红的陪笑。
    老段种的地虽然不多,但是自从为外孙摘果子后,走起来也一瘸一拐的不方便,也难得下地。有一次,他的小外孙来帮他割麦子,老段出奇的开心。中午休息的时候为了让外孙开心,给他耍了一套镰刀,最后一个绊子收不住,扑倒了,镰刀收势不稳,割到了小孙子的腿。自此女儿再也没让小外孙来过,老段出现在村口的时间也少了,多数时候都是咳嗽着吸他的老眼袋。
    后来好久不回家,见老段的也更少了,倒是听家人说他得了场大病,几乎躺床上不出门了。

【胡说八道】我好像得了一种病

一文藤枕一方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310 次浏览 • 2015-06-28 23:31 • 来自相关话题

我好像得了一种病,时不时就要看看手机。
校医沉吟许久,悠悠地说,小姑娘,现在有种叫做手机依赖症的病症,我知道有一种药,能很快就治好,只需要六百六十六块钱。我也沉吟许久,终于对他摇摇头,称了一下体重之后就走出了校医室。
我知道不是,因为我只想看看有没有你的消息。
我没有办法,只好看着一点一点病入膏肓。
有一天,在大街上遇到一个算命大师,他摸着光滑的下巴,目光遥远,语境悠长,起手道:“啊!问情为何物 ,一物降一物!”
我没听懂。
大师眼神里颇有些幽怨,又像是恨铁不成钢,直声道:“买个小东西,刻上名字,挂在脖子上。”
懂了。
我把两枚戒指,刻上你我的姓氏,装在小香囊里,填上香料,假装是一个普通的香囊,挂在脖子上,靠近胸口。
然后病真的就好了。
 
 
 
 
 
 
 
 
 

虽然还是没有你。 查看全部
我好像得了一种病,时不时就要看看手机。
校医沉吟许久,悠悠地说,小姑娘,现在有种叫做手机依赖症的病症,我知道有一种药,能很快就治好,只需要六百六十六块钱。我也沉吟许久,终于对他摇摇头,称了一下体重之后就走出了校医室。
我知道不是,因为我只想看看有没有你的消息。
我没有办法,只好看着一点一点病入膏肓。
有一天,在大街上遇到一个算命大师,他摸着光滑的下巴,目光遥远,语境悠长,起手道:“啊!问情为何物 ,一物降一物!”
我没听懂。
大师眼神里颇有些幽怨,又像是恨铁不成钢,直声道:“买个小东西,刻上名字,挂在脖子上。”
懂了。
我把两枚戒指,刻上你我的姓氏,装在小香囊里,填上香料,假装是一个普通的香囊,挂在脖子上,靠近胸口。
然后病真的就好了。
 
 
 
 
 
 
 
 
 

虽然还是没有你。